社会热点

濮存昕演洋麻将就是想摸一下于是之老师

两个演员、14副牌,打的哪里是“洋麻将”,分明是人生。一出首创人艺大剧场舞台“两个人话剧”的《洋麻将》,29年后终于有了规矩又不失个性的传承版。昨晚首演,当年的“芬西雅”朱琳因身体原因依然没有来到剧场,但她与于是之的气场却仿佛笼罩着整个舞台,让“金牌搭档”濮存昕和龚丽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而以高出当年于是之4岁的年纪出演这个满嘴粗口、敏感易怒又心胸狭窄的怪老头魏勒,62岁的濮存昕继《窝头会馆》之后又一次颠覆儒雅。

当年于是之将人生体验宣泄在了角色中

70多岁的魏勒,当年于是之以58岁的年纪出演,那时的他脑子已经开始出现问题的征兆,还要应付剧院的事务,每晚需要费很大气力努力让自己不忘词。在濮存昕看来,“他把个人的人生体验宣泄在了角色中,比如用拐棍杵桌子和那种突然间莫名其妙地暴躁或出口伤人,这样的感觉我身上没有。我和龚丽君都属于平日里温良恭俭让的人,身上缺少角色的那种特质。”没有流派和师承的话剧,在人艺一直有着自己的传承模式,而濮存昕称,“演《洋麻将》就是想‘摸’一下是之老师。1989年我刚到人艺时,是之老师正排演《新居》,当时别人总抱怨他台词拿不下来,其实不是。他觉得那些台词不是他脱口而出的语言,后来我看到他的台词都是他自己手写的,别看他在排练场云山雾罩,可一上台就不同了,有演员演戏,又有角色生存。”虽然尚难以同于是之比肩,但濮存昕称自己潜意识里有种要从于是之老师那里拿过这出戏的想法,“这是我第一次演是之老师的戏,演过之后对恢复别的戏已经没有想法了。曾经想过要演《狗儿爷涅槃》,但后来想自己的生命品质真的与那出戏无关,别什么都占了。”

在话剧市场并不景气的1985年,虽然有于是之和朱琳两位台柱主演,但《洋麻将》仅仅在北京演了十几场就去外地了,在北京演出的效果也不是很好。几年前,“大导”林兆华曾经想以何冰、宋丹丹组成的阵容排演《洋麻将》,后来因种种原因没有排成。去年濮存昕和龚丽君因在《甲子园》中饰演老年知己的合作很顺畅,于是有了复排《洋麻将》的想法。导演濮存昕演洋麻将就是想摸一下于是之老师唐烨则希望演员打开表演空间,更多地与观众交流。

不刻意扮老态,用思想的趣味支撑观众的兴趣

在排练场,一向儒雅书卷气的濮存昕,开始时一骂人就脸红,还老骂不到节骨眼上。而现在,能够看得出,他将很多语言变成自己的话,用不屑一顾的调侃方式说了出来。濮存昕说,“由于剧本没有一句废话,所以这次排演没有对剧本做任何删减。我们尽量做到说台词不是说台词,而要说意思,希望能演得有些新意,更贴近美国人特有的幽默。”因为就是想让观众看演员细节的表演,所以两位演员在化装造型上没有刻意扮老态,没有垫肚子,也不踉踉跄跄走路,“而是要用思想的趣味支撑观众的兴趣,要用14副牌层层拨开,让人进入到角色生活的情景中。”

《洋麻将》排练中,濮存昕还穿插演了《阮玲玉》和《窝头会馆》两出戏,而今天,《洋麻将》才刚刚演出的第二场,由李六乙执导的《万尼亚舅舅》又将建组。在濮存昕看来,这样的忙碌已经可以视作他退休前的收官阶段了, “下一个不是怪老头,而是绅士了,这个角色其实就是契诃夫本人。”

文/本报 郭佳

摄影/本报 王晓溪

濮存昕演洋麻将就是想摸一下于是之老师

上一篇:中国儿艺新戏取材传统文化用成语串联形式创新
下一篇:涉嫌色情直播,还敢向离职女主播索赔20万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